当前位置:荆门卓阔商贸有限公司科技为什么中美很多大牌啤酒那么难喝?
为什么中美很多大牌啤酒那么难喝?
2022-07-08

无论是对于看球还是撸串,啤酒似乎都是一种必需品:解渴、有汽、有酒精,而且还不贵。这可以说是男人最简单的满足感来源之一。

对于很多人来说,常见大牌的啤酒“真难喝”、“有马尿味”——以前这种评论多来自于女性朋友,但随着近年来国外中高端啤酒(尤其是美式精酿IPA)的引入,一些国产和美式大品牌啤酒的“老粉”也开始有这样的感觉:“以前我特么喝的都什么玩意?!”

这种“什么玩意”的准确说法叫(美式)淡拉格(American Pale Lager/Pilsner)。无论是小时候九毛钱一瓶的本地啤酒,还是美国大牌蓝带/百威/银子弹们,

市面上大部分国产和美国啤酒都属于这个类别。这些年中高端品牌和精酿小厂发展迅速,大牌们的销量增长却陷入停滞,说明识货的人还是越来越多。但尽管如此,淡拉格在美国依然能占据啤酒市场的一半左右,在国内可能还会更高些。

世界啤酒产量的一半是由五大巨头包办的

所以淡拉格究竟是什么来头?作为成熟的消费者,我们真的应该抛弃大牌投向精酿吗?今天就来掰扯一下。

短缺时代的将就

美式淡拉格的原罪在于,它的发明完全不是为了改良品质或者适应消费者需求,而是偏执+将就。

捷克原版的百威和美国那个百威完全是两个味

啤酒分两大类:艾尔(ale)和拉格(lager). 两者工艺上有些差别(比如拉格是底层冷发酵,艾尔是上层热发酵),但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在于传统啤酒产地中,英国和比利时偏向艾尔,德国捷克等中欧国家喜欢拉格。德国移民到了美国想喝“家乡味”,就自己建厂生产拉格——

美国的几个传统大牌,创始人几乎全是德国移民。

蓝带的创始人帕布斯特就是其中之一

这时问题来了,

要想做出好的拉格,需要用到二棱大麦,而美国当时种的主要是六棱大麦,后者含糖量偏低,蛋白质含量却偏高,非常不利于制作啤酒。对此他们的解决办法就是

额外加入玉米之类的高淀粉原料弥补含糖量的问题。另外好的拉格必需的麦芽当时也比较金贵,所以厂商就选择尽量少加。这些工厂主们大概是觉得当时的中欧老乡们都在做苦力,对啤酒要求不会多高,便宜量足就行了。

二棱和六棱大麦

但这却开启了万恶之源,

拉格的初衷就是把酒做清好让人细品麦香,麦子和麦芽是拉格的灵魂。这就像一个美女,欧洲拉格本来是要去掉遮盖让有情人欣赏,结果美国人把灵魂也顺便抽走了,只留下一个……充气娃娃。

我国的情况也很类似:以前很多地方的啤酒每瓶都不到一块钱,但对普通人来说这依然很贵,因为当时的月工资都不过百;很多人都有小时候都有帮家里大人退空酒瓶的经历,而

在一些地方酒瓶钱都要省——以前是有人用塑料袋打啤酒的。

现在一些地方也有,不过更多是种怀旧

而且

美国人缺合适大麦、缺麦芽的问题我国也有。当时各地酒厂都在因陋就简,在啤酒原料里加大米、加高粱,就为了让酒能正常发酵。所以

国产老牌的啤酒往往很寡淡,还有一股诡异的糖浆甜味(不了解的请想象一下刚打完葡萄糖吊瓶后的尿味)。当时物流条件也不好,酒被阳光照到导致成分分解,形成更多异味。

很多人所谓的马尿味听起来离奇,但绝不是空穴来风。

有种嘲讽淡拉格的说法:“美国的啤酒是德国人尿出来的”

不过

美国后来富了,中国现在也不是穷到普通人喝不起啤酒,但两国的大品牌啤酒怎么还是这样?

快消时代的敷衍

中美的确都不再处于短缺时代了。但是短缺时代之后是快消时代,这又给淡拉格提供了新的舞台。

快消时代里,品质只要合格就行,特色更是无关紧要。于是对于那些整合之后的啤酒大厂来说,

做广告做渠道都比做好酒重要,特色更是无谓的成本——能一个爆款所有人都喝的惯才好。

快消时代,就算你滴酒不沾,也总会看到这些广告

而淡拉格正好符合快消的要求:易生产意味着工业化生产分销好做,淡和千篇一律的啤酒虽然不好喝,但相应的也很少会有人真的完全喝不下去。

于是出现了这样一个魔幻的现象:

在21世纪,中美两国的啤酒大厂依然像以前那样敷衍着消费者,让我们喝十九世纪或者计划经济时期“将就”出来的东西。

现在的国产大路货和当年没什么本质区别,有的甚至不如

好在近些年情况也在变化,在意品质生活的消费者越来越多了,啤酒不再只是看球和撸串的辅助,似乎短缺时代和快消时代之后,“品质时代”就要来了?

怎样才能进入“品质时代”?

对于啤酒爱好者来说,精酿的兴起的确是很好的趋势。美国精酿始于上世纪70年代开放家庭作坊酿啤酒的许可,兴盛的标志则是前几年印度式淡色艾尔(IPA)的风行。国内的这一风潮大概始于十年前,现在小啤酒坊也已经十分兴盛。

但是现在所谓“精酿”也逐渐成为被滥用的概念,只要是产品线里稍微高端的,就扯起精酿的大旗。精酿原本是要通过小厂小批量来满足更个性化的需求。但是现在精酿在很多场合只是个用来玩的概念,是快消的延伸,跟品质或个性化都没有必然联系。

当在味千拉面里都能点到精酿,它还算是“精”酿吗?

其实如果要让自己对啤酒的品味超越快消时代的浮躁,开启品质消费的大门,

概念和形式往往不重要。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心态。如果只把啤酒当成一种附属品,关注点都在吹牛看球撸串上,人们往往也就不会在意喝的究竟是什么。对于淡拉格大厂来说,这种消费者是最好糊弄的。

这也是为什么百威的“脑残”广告Wazzup成了业界经典

这里当然不是说啤酒不能用于朋友聚会和看球撸串。只是在这些场合,人们最在意的显然不是啤酒。而

对于任何酒乃至任何吃喝玩乐来说,要找到最适合自己的,首先就要在意它。

人生三问:我是谁?这是哪?我在喝啥?

所以说品质生活中的啤酒,不一定要有什么逼格多高的厂牌。更重要的是自己能沉下心,去细品一种啤酒的特质:

麦汁麦芽风味如何?啤酒花品种有何特点?添加的辅料带来了怎样的风味?而这些品味里最重要的,就是啤酒能和你产生怎样的共鸣。这样当你和三五朋友走进啤酒馆、点一板精酿时,就不会是出于跟风,也不再是酒保眼中的冤大头。当你在以放松的身心去欣赏啤酒,也就成了一个会享受生活的品鉴者。

能不追概念而去耐心寻找最适合自己的啤酒,这在快消时代似乎很难。但它可以有一个很简单的起点,那就是仔细体会自己的下一杯,

或许你的最爱就在下一杯里等着。

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